阡途

一只石乐志的不明生命体

:+༺࿈南柯一梦࿈༻+:

啊,这篇是在群里和我可爱的群友们开发脑洞得来的,嘿嘿嘿,开心,十分欢迎大家来找我们一起玩哦!


这篇是糖糖,私设一堆,都是好吃的糖糖啊!(糖做的刀,妙哇!)


意识流写手再次上线,如果我哪里写的让大家感到不舒服,我在此跪地谢罪!orz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所想的,终是空想,我所愿的,终是虚妄……


“申公豹!你可知罪!”炸雷般的怒吼伴随着乌泱泱的黑云紧紧的绷着众仙的心弦,这天上的高柱啊,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,这地上的人啊,哭喊着祈求上天的恩赐,可谁又能打破这僵局?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…我何罪之有!”身上的血污,翻飞的长发,都掩盖不住申公豹嘴角的张扬,他就这样面对着千万天兵,这样面对着众人畏惧的存在。


看啊,他的指尖正因为失血而颤抖,他的一只眼睛已经充血失去了原本的义务,他的声音已经沙哑,但是他的脊背却是直的,他的双腿没有打颤,他正在直面人们心中最深的恐惧!


“你谋害亲师,妄图翻覆这天庭的秩序!还敢说自己无罪!”怒目圆睁,青面獠牙,这那还有神仙的模样,这分明是从地府爬出来的食人罗刹,可笑啊,可笑。


“欲…欲加之罪,咳,何患无辞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们这些…这些人,不配…不配成仙!”申公豹高呼着,他从未感觉身体如此畅快,仿佛每一丝血脉都有了生命,他想要怒吼,想要释放,想要撕碎这群神仙伪善的面容,纵使视线已经模糊,身体已是强弓之弩,他也要笑,张狂的笑。


“住手!”清脆的仿佛清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似乎这压抑的空间,也因这声音带上了一抹桂香,姜子牙穿着一身白衣,啊,真是耀眼啊,他站在一群妖魔鬼怪之中,是那么的高贵,那么的神圣。


“吾辈姜子牙,奉元始天尊之命携打神鞭,将孽徒申公豹剥去仙骨,抽取仙髓,破其修为,打入凡间!”姜子牙一字一句的讲完,众人露出了欣慰的表情,他的白衣不知何时也染上了肮脏的血污。


“师…师兄?连你…你也不信我?”申公豹的脑子现在乱极了,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,最依赖的师尊将自己逼上绝路,最信任的师兄也要抹杀自己,身上原本忽视的伤口也开始剧烈的灼痛起来,呼吸都开始燎烧自己的胸膛。


“第一鞭,剥其仙骨。”姜子牙面无表情的说着,他其实并没有过来,就之间一丝清风似的无形的力量打到申公豹身上,申公豹瞬间睁大了双眼,发出无声的哀嚎,他也想大声的咒骂,但是已经没有任何精力了,这就像是南飞的雁,被一根一根扯下翎羽,再也没了飞翔的机会。


“第二鞭,抽其仙髓。”又是一下,申公豹的眼角已经撕裂,奇形怪状的妖魔流淌下了口水,他们发了疯似的笑着,他们扭曲着,拉伸着,他们好像见到了天底下最好的财宝一般,黑色,翻滚的浓郁的黑沾染上他们的灵魂。


“第三鞭,破其修为。”话音落下,申公豹已经失去了生的念头,自己苦苦追求的,已经皆化为虚妄,活着,或许已经没了任何价值,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使人头昏脑涨,声音已经嘶哑,但还在喊着,杀了他杀了他!远处天帝寝宫缥缈的琴音是这叫喊最好的伴奏。


“打入凡间。”身体在不断下坠,疼痛也无法引起大脑的反响,风在耳畔呼啸而过,众人看着自己,然后离去,天上的黑云也散了,矗立在四角的高柱也恢复了往日的光辉,鸟儿开始啼鸣,地上的人们迎来了曙光,他们跪地感谢,却没有意识到这光明后的鲜红。


河中筏子上的童男童女因为呛水已经死去多时,但他们的父母不会悲伤,反而成为了英雄,是啊,他们的孩子是天选之子啊,属实是伟大,申公豹闭上眼,放弃了生,寻着那几个娃儿去了……


“公豹,公豹,醒醒啊!你摔傻了?”身体剧烈的疼痛和耳边的叫喊使得申公豹被迫张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略显稚嫩的姜子牙焦急的面容。


“姜子牙?”申公豹疑惑的说着,惊觉自己的声音为何变得如此陌生。


“不像话,叫师兄!”姜子牙给了申公豹一个脑瓜崩,想了想又轻手轻脚的揉了揉。


“没摔坏吧,你说你,非要爬到那树上吃什么果子,可倒好,吃完就晕过去掉了下来。”姜子牙有些生气的说着。


“师…师兄,我没事。”申公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,迷茫的说着。


“好了好了,你没事就好,那我们下山玩去吧,我给你买糖葫芦!”说着姜子牙拽着申公豹的手就往山下跑去。


转眼到了黄昏,申公豹和姜子牙躺在草地上,身上还带有麦芽糖的香气,暖风吹的人懒洋洋的想睡一觉,蝴蝶也放缓了翅膀落到花芯上,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彩,映出一片好看的火红。


“师…师兄,如…如果有一天,所有人都…都不相信我,你…你愿意信我吗?”申公豹小声的说着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,但是如果不问,心里就好像是有一块大石头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

“当然会!纵使万劫不复,我也待你如初!”姜子牙立起身坚定的说着。


“那就好…那就好……”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申公豹又晕了过去,果然,师兄是不会伤害我的,果然,这是一场梦啊……


“恭喜上仙获得金仙之位!”巨大的声响将沉睡的申公豹震醒,抬眼望去,面前是一群华服的仙友,他们齐齐的弯下腰,大声的说着,脸上堆砌着虚假的笑容,呵,真是要死了,连这档子梦都做出来了,申公豹摇了摇头,唾弃着自己。


“哎呀,公豹有此成就,日后可不要忘了师兄弟们啊!”油腻虚伪的笑容贴上申公豹,让人一阵干呕。


“太…太乙真人呢?”申公豹疑惑的问着,刚才巡看一圈,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


“哎呦,金仙大人管那个三花被毁的死胖子干什么,来,我们继续喝啊。”面前人露出嫌恶的神奇,随后又谄媚的递上酒杯,果真是恶心至极。


穿着裸露的仙女们弹奏起管弦,随着乐声响起,面前的人们露出兽性,一群人围了上去,一只手伸了出来揉上仙女们呼之欲出的胸部,随后第二只第三只,无数的手伸了出来,伸进衣服,伸进下摆,揉弄着,挑逗着,仙女也识趣的配合着发出淫荡的娇喘,粗重的喘息,淫荡的笑声,白花花的肉体,这一切的一切都冲击着申公豹的大脑。


眼前的人哪有什么仙风道骨的模样,就是一群禽兽,一群披着人皮的恶鬼,申公豹退后一步,压抑着胃中的翻腾,面色铁青,而那群野兽已经无暇估计申公豹的感受,他们裸露着身躯,不顾廉耻的交合,随着他们的动作,金碧辉煌的大殿开始坍塌,盘中的美事也变成了肥硕的蚁虫,他们缠绕着彼此,吐露着黏液,而还有人大把大把的往嘴里塞着,咯吱咯吱的咀嚼声,空气中弥漫的腥膻味道,终于逼得申公豹剧烈的呕吐起来。


一只手突然抚上申公豹,抬头望去,正是笑眯眯的元始天尊,元始天尊用手帕擦了擦申公豹的嘴,摸着申公豹的头,就像他们在一开始相见时的那样,元始天尊张了张口,对着申公豹说:


“公豹,你做到了,为师很欣慰,我为你骄傲。”很普通的声线,既不难听也不沙哑,但申公豹却痴了,他沉醉在这句话中,他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,感觉这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清明起来。


刚刚还在地上交合的野兽变成了最貌美的仙人,盘中也摆满了珍馐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,远方还传递着丝丝缕缕的淡紫色的仙乐,申公豹哭了,他从未感到如此难受,练功时身上撕裂的剧痛他可以忍,旁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他也可以忍,但此时平日里的委屈宛若洪水,顺着眼泪疯狂的宣泄而出。


元始天尊没有说话,而是轻拍着他的脊背,沉默着,微笑着,而申公豹还沉浸在自己剧烈的情绪之中,突然一个不稳,申公豹好像从高处摔了下来,胸口的剧痛惹得申公豹的脚趾蜷缩起来,肺部好像被灌注了滚烫的铁水,每一次呼吸都宛若刀割。


“鬼哭狼嚎些什么,马上都要死了还在这恶心人!”厌恶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,申公豹艰难的抬起双眼,试图坐起来,叮当的锁链声响起,申公豹试了一次又一次也没有坐起来,只能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上,看着说话的人。


“我……”喉部无法正常的发声,撕裂的疼痛感使得申公豹又虚弱了几分。


“你什么你,不知道你这个妖兽用了什么妖法,一个两个都要护你,姜子牙替你挨了两下打神鞭入了轮回,你那武器不怎么化作人形又大闹了一场,真是不让人消停,呸!”那人自顾自的说着,可申公豹已经听不下去什么了,他现在脑子乱极了不知道何为真何为假,只能躺在地上,听从着命运的安排。


“啊!”一声哀嚎响起,伴随着铁链被打断的声音,申公豹抬起眼,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。


“哈哈,还好,还好,没有来晚。”那男子自顾自的说着。


“主人,我这就送你离开这鬼地方,逍遥快活去!”说着,那男子掐了个诀,顿时他身上开始出现粗壮的天雷,一下一下的打在他的身上,随着他的动作,空间仿佛被撕裂了一个口子。


“啊!主人,快走,这门成不了多久!”那男子一边大声的吼着,一边用脚把申公豹向门口踢去。


申公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好伴随着吸力向裂口的另一端倒去,随着裂口的关闭,那男子吐了一口血,跪倒在地上。


“哈哈哈哈,送走了,送走了,我的神啊,一定要好好活着,再也不要回来了啊……”说着刚刚还是人形的男子随着亮光变回原型,正是雷公鞭,只不过此时的雷公鞭黯淡无光,周身布满了裂纹,俨然已经没了任何灵气……


多年后


“小豹子,想不想拜我为师啊,我教你成仙啊!”


“好!”


却是红花终成沃土,热忱终成虚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,写完了,我现在很难受,我滚去自闭一会,大家对文中哪里有疑问可以评论区问我,我看到了就会好好回答的,谢谢大家能看完,我非常感谢orz


论沙雕的一家该怎么度过暑假

哈哈哈哈,在我知道这个假期我要去爸妈那边度过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个暑假注定不平凡,因为要上学,所以说一直都是自己住校,然鹅今年,爸爸妈妈突然要我过去,然后我们沙雕的一家就凑齐了,接下来是我们一家发生的一些我认为超级好笑的事情,分享给大家哦!希望大家能和我一起快乐!


DAY 1


我:妈妈,我马上要高三了啊,一点方向也没有诶。


妈:高三是谁?


我:????????妈妈你在说什么????????(满头大汉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2


妈:你这天天的躺着,毕业了可咋整啊?


我:我要混!吃!等!死!


妈:好的👌


晚上爹:媳妇啊,怎么还不做饭啊?好饿啊……


妈:咱们陪大儿子一起等死。


我和爹:???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3


妈:儿啊,我想吃火锅。


我:等着,晚上你下班回来就有了。


晚上妈:儿啊,我的麻辣烫呢?


我:??????不是火锅吗??????


妈:老头子你快看看啊,看看这白眼狼,我说想吃麻辣烫,然后就知道整自己爱吃的火锅!(假哭ing)


我:?????????


爹:?????你不是要吃火锅吗????


妈:好哇你们,你们这两个白眼狼,我要把火锅都吃完让你们没饭吃!!!(噗,好可爱,就说想多吃点就得了呗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4


我:妈啊,人家2020年马上要到了,要全面小康,消灭贫困,像咱家这样的国家咋消灭啊?


妈:拿炮轰????


我:妈你快闭嘴!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、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!!!(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保命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5


爹:儿啊,你帮爸看看这个视频咋能看。


我:爸,你要是能把这个图片放出图像来,我叫你爸爸!


爹:?那你管我叫啥来着啊?


我:爸……额,我管你叫妈!


妈:啥?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6


我:妈,那个哪吒里的申公豹是不是超级帅的!!


妈:我倒是感觉那个李靖很帅。


爹:我感觉哪吒他妈……


妈:啥?


爹:哪吒他妈的是真帅!


我:老爸你生存能力真强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7


我:妈妈,我感觉我是“纸性恋”。


妈:啥意思?


我:我喜欢的人都是纸片人诶!


妈:那挺方便啊!


我:怎么了呢??


妈:省的我带孩子了。


我:哇,妈妈你好佛系啊!


妈:是啊,不然你和你爸能活到现在吗?


爹:啊???关我啥事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AY 8


妈:生气ing


爹:不知道该咋哄ing


我:不知道发生什么ing


我:妈,你听我爸说句话,让他道歉。


妈:你说吧!


爹: 嘟——(一个巨响的屁)


妈:噗(强忍笑意),你说得对,哈哈哈哈。


我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
爹:???不生气了???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目前就想到这么多,等我再想到我会再来编辑的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现在想起来我家还是好欢乐哦,我爸妈也是十分开明的家长呢,会陪我逛漫展那种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当然如果小伙伴和家长有什么矛盾的话也可以找我聊哦,虽然说我帮不上什么忙,但听你发牢骚还是可以的哦!


因为前天和我哥又去看了一遍哪吒,然后我俩因为哪吒到底是“六臂”还是“八臂”研究了很久,然后我就查了一些资料(其实就是查百度啦)做了这个小科普(?这应该不算科普吧?)

希望呢能对大家对于更加深入的了解这部电影有帮助,嘿嘿。

如果哪里让各位看官感到不舒服,我在此谢罪。

这个里面有很多我自己的观点和看法,如果大家感觉哪里不对请评论区找我,我们一起讨论鸭!

(在沙雕路上一去不返的我(๑‾ ꇴ ‾๑))

完了,我已经在沙雕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,QAQ

众所周知帕克被蜘蛛咬了变成了蜘蛛侠,那么我们可以合理的推理出图二和图三/bushi

看来我得找个人让他被豹子咬一下子(快收起你的恐怖想法!)

emmmm,人间迷惑行为,我清楚的记得我把这几个图片发了出去,然后还有人评论了我,但是等我再看的时候,他已经不见了????

沙雕的我挠了挠沙雕的头,并没有什么沙雕的想法。

算了,再发一遍,希望大家喜欢!!!

:+༺࿈同为异类·断桥篇࿈༻+:

哈哈哈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有那么多人会喜欢我的沙雕分析,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,毕竟看到那么多豹吹,嘿嘿嘿。

这次,大家期待已久(并不)的断桥篇来啦,这篇cp是帝辛和申公豹,这大概也是一个清水向的文吧,我不大会写车车,我还是喜欢这种剧情向的感情戏多一点,嘿嘿。

这次的文有点不一样,私设还会有,到后期剧情有两个分支,两个结局完全不一样,A线清水,B线是个强制?的去往幼儿园的交通工具(我写的肉肉真的不好吃,慎戳),A线在文本中,B线在评论链接里,请大家自行食用。(当然,如果喜欢两个都看也是可以哒~)

有小伙伴叫我cp创造者还有句号狂魔,哈哈哈哈,我喜欢这些名字。

本文如果哪里让各位看官感到不舒服,我在此谢罪,谢谢各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帝辛×申公豹(表白?的场合)

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,忍不住要去看他,就像口干舌燥的人明知道水里有毒却还要喝一样,我本无意去爱他,我也曾努力掐掉爱的萌芽,但当我看到他时,心底的爱又复活了……

【刀戟声共丝竹沙哑,谁带你看城外厮杀,七重纱衣,血溅了白纱,兵临城下六军不发,谁知再见已是,生死无话……】

鼓点一声一声的敲在众人心上,帝辛拿着佩剑,随着鼓点光着脚在大殿上边舞边唱着,大殿四周的小童跪在地上,伏下头不敢出声。

“大王…别唱了,现在人心惶惶,这样只怕是会……”话音未落,这小童已经头颅点地,血液从脖颈的断口处喷的老高,周围人纵然惊恐万分,也不敢说什么。

“多嘴,孤王什么时候用你们管了?”帝辛抬起手,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,遂即又唱了起来:

【还能不动声色饮茶,踏碎这一场,盛世烟花,血染江山的画,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,覆了天下也罢,始终不过,一场繁华,碧血染就桃花……】

“大…大王。”申公豹推开殿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,身着一身红衣,脸上沾满了鲜血,手中拿着佩剑,散乱着头发,扯着一抹笑容,在一众跪倒的人中或抬足或侧腰的舞着,全然没有一国之君的模样,但倒是也感觉不出什么违和,好像他一直如此一般。

“哈哈哈,孤王的国师来啦,让国师大人看的孤王的这幅模样,没有吓到国师吧?”帝辛没有像往常一样向申公豹跑去,而是立在原地,自顾自的说着。

“孤王是少子,孤王还有两个哥哥,一个叫子启,一个叫子衍,本来这王位并不是孤王的,只不过那子启太过软弱,那子衍有不思进取,父上独独偏爱孤王……”帝辛缓慢的低着头踱步,诉说着自己的故事,申公豹也没有打断,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。

“父上说啊,孤王是一个勇武果敢,身强力壮而又性格强势的人,很适合接手他的江山,说的很好听,但孤王又怎么会不知道,父上不过是让孤王接手这满目疮痍的残絮,背负着千古骂名罢了……”

“有时候啊,孤王真的在想,父上到底是厌烦我的吧,不然又怎会留给孤王这样的烂摊子……”

“但是孤王不信命!孤王偏要把这支离破碎的国土守护到底!孤王要做这天下的王!”帝辛的情绪忽然激动,振臂高呼起来。

“孤王征战四方平定战乱,废除律法,尽力给所有人安定的生活,可你们是怎么对孤王的!啊?”帝辛抓起一个小童,剧烈的摇晃着他质问着。

“东夷的叛乱还没有结束,这边西岐的叛军又来了,孤王的身边还有内鬼,你们就这么想致孤王于死地吗?啊!你说啊!”帝辛狠狠地掐着小童的脖子,惹得小童一阵挣扎,不一会就没了气息。

看着手中没了气息的小童,帝辛有些呆愣,他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,然后挥了挥手,让所有人都离开,独独留下了申公豹,众人一听可以离开这个修罗场,全都发了疯似的向门外奔去,看得此景,帝辛冷冷的笑了笑。

“国师啊……”申公豹突然听到帝辛的呼喊,呆愣了一下,遂即又反应了过来。

“何事?”申公豹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帝辛,沉声问着。

“国师啊,你……杀了孤王吧……”帝辛朝着申公豹走去,将手中的佩剑塞到了申公豹手里。

“大王这…这是干什么?”申公豹有些差异,听着帝辛刚才那番话,不像是会轻易寻死的模样,那现在的举动又是为何?

“国师啊,你听孤王讲,孤王此生最信任的,不,最尊敬的人就是你,死在你手里,孤王死而无憾!”帝辛一边说着,一边跪在地上,抱住申公豹的腿,苦苦哀求着。

“万…万…万万不可!”申公豹有些慌乱,毕竟他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帝辛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,你连这点愿望都不愿意满足孤王!”帝辛站起身来神色可怖的看着申公豹。

“孤王明明那么的尊敬你!那么的……爱你……”说到最后帝辛的眼角流下两行清泪。

“国师,孤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,就让孤王在这最后的时日,好好的疯狂一次吧……”说着帝辛扑倒申公豹,狠狠地啃噬起申公豹的唇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剧情分割,请选择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线继续阅读,B线评论链接

申公豹剧烈的挣扎起来,推开了附在身上的帝辛,被推开的帝辛宛若失去灵魂一般痴痴的望着申公豹。

“国师啊,其实孤王在很久以前就见过你啦,只不过,你有可能不记得了,不过也没什么,你贵为上仙,怎么能记住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人类呢?”帝辛看着房梁,身上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,连对自己的称谓也发生了变化。

“什…什么时候?”申公豹有些疑惑的问着,如果没记错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帝辛。

“果然不记得了吗?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心里还是很难过呢……”

“国师是否还记得十五年前被一只妖兽追杀的小男孩?当时那小男孩害怕极了,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一抹金光,他疯狂的跑啊,跑啊,然后他跑到了跟前,他遇到了拯救他的天神……”

“天神啊可厉害了,一挥手刚才马上就要吃了自己的妖兽就失去了生命,小男孩想上前道谢,可是那天神离他太远了,又高又远,无论他怎么追也都追不上那背影……”

“那个小男孩是我……”

“而那个天神就是你。”

帝辛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乐事,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,而申公豹也低下头沉思起来,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是有这么回事,但是那好像就是前不久发生的,怎么可能是十五年前。

“你…你怎么确…确定那个天神是我?”申公豹小心的问着。

“我怎会认错啊,你的眉,你的眼,你的一言一行,你的一切,我都深深地刻在脑海,融在血肉里啊!”帝辛十分悲怆的说着。

申公豹仔细一想,也是了,自己沉迷修炼,时间的流逝早已经不在意,一次闭关短则数月,长则数年,十五年眨眼而过,当年的小男孩,如今也变成了威震一方的霸主,只可惜……

可惜这天命难违,可惜这命运不公!

“帝辛……”申公豹试图安慰一下。

“叫我子受吧。”帝辛笑了笑,用手抚着申公豹的脸颊说到。

“子受……”

“诶!”

帝辛笑了,笑的很开心,比任何一次都要开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线剧情请移步评论区链接,链接挂了找我,我一直都在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就知道我的沙雕之气已经按捺不住了,一堆沙雕改图,改的菜,但是真的好笑。

我笑到托马斯三百六十度回旋满地找头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:+༺࿈同为异类·殊途篇࿈༻+:

我的妈,我居然真的写成了一个连续的故事,真的神奇,目前观看的顺序是殊途篇,同归篇,祸国篇,殃民篇,接下来还有断桥篇和残雪篇,哈哈哈哈,这六个故事差不多就把封神榜关于申公豹的事情概括(?)全了,可能还会有别的章节。(PS.同归篇在前面)

这一篇的cp是青年姜子牙和少年申公豹,也就是封神榜前篇,哈哈哈,私设一堆,严重ooc,我这算不算篡改原著啊,慌得一批。

这篇是清水向,是纯纯的兄弟情(?),前篇甜甜日常,后篇有一点点小虐,主要是想要把申公豹助纣的原因写清楚,如果让各位看的不舒服,我在此谢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姜子牙×申公豹(兄弟?的场合)

无论我们如何生活或者怎样死去,我们都将归于寂静,生活中所有的希望和梦想,都将成为故事中断后的袅袅余音……

“师…师兄,你…你快看!我学会新…新的法术了!”初次接触法术的申公豹举着双手朝着姜子牙喊着。

姜子牙坐在河边的石头上,听着申公豹的呼喊,原本鱼竿附近的小鱼因为惊呼全都逃窜,姜子牙摇了摇头,将鱼竿放在一旁,笑着起身向声音的来源走去。

“公豹,再来一遍,我看看什么样?”姜子牙的声音很清脆,十分入耳,再配上一身道袍,倒真有一股子仙风。

“嗯!”申公豹伸出手,变换着几个手印,随着手印的累加,一股灼热的能量从指尖流露出来,一小撮火苗从申公豹的掌心喷涌出来,申公豹举着手递到姜子牙面前,一股热浪逼近,使得姜子牙退后两步。

“哎呀,哎呀,这么厉害呀,公豹果然天资过人。”姜子牙笑着捋了下被烧焦的发尾,对着有些慌张的申公豹说着。

“师…师兄,对…对…对不起,没…没伤到…伤到你…你…你吧?”由于紧张,申公豹结巴的更加厉害,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的,好生令人着急。

“哎呀,我没什么事,怎么吓成这个样子?不要着急啊,公豹这么厉害,师傅一定很高兴,走,我带你玩去。”姜子牙看着快要哭出来的申公豹,也有些慌张起来。

“师…师兄,我…我就不去了…师兄他们不…不大喜欢我。”申公豹再三确认姜子牙没有事情后,就低下头怯生生的说着。

“哎呀,谁说带你去找那群烦人精玩,我前阵子找到一个地方,里面可好玩了,就咱们两个去,谁也不告诉!”姜子牙抓着申公豹的手,眼睛里闪着光,看来姜子牙也是很想去的。

“没…没有别人吗?”申公豹一听也来了兴致,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。

“嘿嘿,咱们这就走,我让你看看我最近新学的腾云术!”姜子牙退后一步,闭着眼睛神神叨叨的念着一些诀,这幅滑稽的样子,倒是和平日里道骨仙风的模样差距太大,不一会,姜子牙的脚底就聚集起了一团雾气,雾气逐渐凝实,姜子牙笑着擦了擦汗,走了上去。

“公豹,你快看啊!我飞起来啊啊啊啊!”姜子牙话还没说完,雾气就四散开,已经升高了一段距离的姜子牙就这么掉了下去,申公豹立马跑过去去接。

“啊!”姜子牙掉落在申公豹身上,虽然不算太高,但是也是压的申公豹脊背发疼。

“哎呀,你是不是傻啊,这又不高,我摔不坏,你跑过来磕坏了哪里该怎么办啊?”姜子牙赶快翻身跳扶起申公豹,一点一点的摸索着申公豹的骨头。

“嘿嘿,师…师兄,我没事。”申公豹拍了拍屁股,漏出两颗尖牙,笑嘻嘻的说着。

“你啊,好不容易修个几千年成了人形,也不怕一下子散了修为又变成小豹子的模样!”姜子牙稍微有点气愤的说着。

“师…师兄很讨厌我的原…原型吗?”申公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有些沮丧的问着。

姜子牙抬手敲了申公豹一个脑瓜崩,疼的申公豹捂着脑袋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,我要是讨厌你我还在这干什么?”姜子牙听到申公豹的质问更加生气了,有些大声的吼着。

“那…那师兄为什么,不…不像其…其他师兄一样…一样讨厌我啊!”申公豹也有些急了,哭着喊了出来。

“哎呀,哭什么,对不起奥,刚才吼你了。”姜子牙盘腿坐在地上,有些懊恼的挠着头,柔声的哄着申公豹。

“我吧,对于什么成仙啊入道啊没什么兴趣,我只想每天游山玩水,钓钓鱼,赏赏花,在我看来,是人是妖又有什么区别,不都是活物吗?”

“既然都生在了这世上,那肯定就有生着的意义,就像这草,这树,这山间的风,都是不同的,都是有自己的意义的。”

“你说你也是,明明天资那么高,修个几天年就已经入道,比大多数人强了不知道多少,整天还畏手畏脚,怕这怕那的,我要是你啊,我就好好修炼,给那群瞧不起自己的人看看,好好刺激刺激他们。”

“诶?公豹,你咋不说话了?公豹?”姜子牙自顾自的说了半天,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申公豹的反应,这抬头一看,申公豹的眼泪正像不要钱一样连成线的往下掉着。

“诶诶诶,公豹,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?你别哭呀,我带你下山教你踢毽子去!”姜子牙一时间手忙脚乱了起来。

“师…师兄!”申公豹一把扑到姜子牙怀里,大哭起来。

“只…只有师兄不…不会欺负我,只有师…师兄愿意陪…陪我玩,只有师兄愿…愿意教我法术,我…我还对…对师兄吼,我是坏人!”申公豹哭的有点抽,一边哭一边大声的说着。

姜子牙愣了愣,然后拍了拍打着哭嗝的申公豹,打趣的说到:

“哎呦,公豹啊,我这刚洗干净的衣服,你这一哭,又变成花衣服了。”

申公豹抬起头一看,可不是嘛,原本干净洁白的衣服让自己这么一蹭,现在已经一片白一片黑了。

“师…嗝…师兄,对…对不起……”申公豹抹了把脸,小声的说着。

“那你可得好好补偿我,今天我要在外面玩到天黑,你可得陪我啊,不许耍赖。”姜子牙拄着地,朗声说着。

“师…师兄不生气了?”申公豹小心问着。

“不生气了,不生气了,小哭包跟我走,我带你玩去。”姜子牙说着 。

日子过了许久,太阳下去又上来,红花开了又谢。

“师兄,这…这个好甜啊!”

“师…师兄,这个诀我…我念不好!”

“师兄……”

“师兄……”

“师兄…我…我败了。”

“师…师兄,我彻底败了……”

姜子牙看着眼前颓废的申公豹心中不由得抽痛。

“公豹,何必呢,自由自在的不好吗?何苦去争那劳什子金仙之位啊?”随着时间的流逝,姜子牙也被岁月磨平了棱角,变得沉稳起来。

“我…我想证明给那些人看!”申公豹抬起头对着姜子牙说着。

看到如此偏执的申公豹,姜子牙一阵眩晕,怕是自己把公豹带上了歧路。

“公豹,师傅给了我个任务,我怕是要走一阵,等我回来,我就陪你隐居,沉淀心性,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好好照顾自己,一定等我回来啊,我会时常来看你的。”姜子牙再三嘱咐着。

“好的,师…师兄,我等你。”

“公豹,纣王身边突然有了个能人相助,我怕是,要更长时间才能回来了。”

“师…师兄,纣王身边的人,就…就是我……”申公豹很平静的说着。

“公豹,你为何如此啊!商朝灭亡是天意,你这样逆天而行,怎会有好结果?”姜子牙神色紧张了起来。

“哪…哪吒那个娃娃说的…说的对,我…我命由我,我要证…证明自己。”

“公豹!”

“师…师兄莫要再…再劝我了,我意已…已决……”

“公豹……”

“师兄,下次见面八…八成就是战场,快…快到你的生辰了,我祝…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“公……”

“姜…姜太师早些回去吧,莫…莫要让人挂念。”申公豹掐个诀,头也不回的腾云离去,留下姜子牙一个人站在原地,呆呆的望着申公豹的背影。

“说什么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你就是我的南山东海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阡途的瞎扯时间:啦啦啦,姜子牙和豹豹纯纯的(?)兄弟情写完啦,我这篇其实就是借着姜子牙的口说出我对豹豹深沉而又热烈的感情,ooc肯定会有,但是豹豹真的需要一个能够理解他,照顾他的人啊……

今天也是求评论的一天呢!⁽(◍˃̵͈̑ᴗ˂̵͈̑)⁽

论抓住申公豹之后怎么办的后篇。

这几日,申公豹倒是听话了一点呢。

P2是瞎画的龙王私设。

(我发现我每个角度的人画的熟练度不一样诶。)

豹豹!!!!你是最特殊的存在!!!!

豹吹流下感动的泪水,我要哭死了QAQ

身边没有电脑,只能搞这种形式,哭辽。

如果让各位看官老爷感到不舒服我跪地谢罪。

大家有什么异议可以在评论区找我,我一直都在!